恩典在线首页 | 网站导航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恩典在线福音网站同工
  • 2015年恩典在线影视作
  • 恩典在线2013年代祷事
  • 恩典在线福音单张申请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栽培区 > 神学区

    一定要布道!

    时间:2015-03-13 08:50:25  来源:《布道神学》  作者:唐崇荣  浏览:
    T|T

      baf586eage198868a617a&690.jpg

      唐崇荣牧师于心脏绕道术后首次来台北,主讲的是「布道神学」为题的讲座。讲座一开头,唐牧师说:「为什么要讲布道神学?因为一定要布道!」紧接着牧师眼中带泪,带着因咳嗽而极为沙哑的声音,大声呼喊:「一定要布道!一定要布道!我问你,你们的教会有没有好好布道?如果没有,你还好意思继续做基督徒?我告诉你,归正神学的老师们也很少布道,我要大哭!我们为什么要讲布道神学?因为一定要布道!『我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参:林前9:16)你觉悟吗?你真的感觉到这句话是神对你讲的吗?你真的感觉到你有祸吗?你没有感觉,你更有祸!因为你连这种敏感都没有!」

      「我告诉你,今天我看传道人最大的问题-完全麻痹、没有敏感!危险在哪里,看不见!机会在哪里,也看不见!魔鬼的计谋在哪里,也看不清楚!自己的懒惰怎么影响整个时代,也不知道!一直拖延、一直怠惰,没有敏感。那些有敏感的人,很小的事情,就惊动他了,他就觉悟了,然后就去做了。这种人是有福的。在这一方面我敢说,上帝给我一种很敏感的反应。」

      「亲爱的弟兄姊妹,一定要布道!我现在不是求你啊,我是命令你,我吩咐你要布道!如果你做基督徒,你不布道,你不是基督徒,你是做一个自私的人!这样,布道才证明你是一个得救的人。我们今天有多少时间,怎样献给主?有多少金钱,怎样为主?有多少体力,怎样拼命?有多少口才,怎样传福音?这是主对我们的要求。如果这样的青年人没有起来,布道的工作没有做出来,这个教会可有可无。如果我们说:「主啊!我们愿意做一个敏感的人。听见祢的呼召,听见祢给我们的挑战,我就说:『主啊!我在这里』」。那么,我今天要这样的人重新奉献,重新奉献做布道的工作。

      怎么做,不知道?先定心意要做。你若有愿做的心,上帝必悦纳你。(参:林后8:12)人若有愿做的心,必蒙悦纳。不是照着你所没有的,是照你所有的。你说:『主啊!我只有一点点。』主说:『用!我就用那个』『主啊!我没有经验』『不要紧,不是照着你没有的』『主啊!我没有经验、没有能力、没有学问、没有口才,什么都没有。』上帝说:『谁要那个东西?我要你、你的心。』你的心真正要,你的心真正愿意做,你有愿做之心,就必蒙悦纳。」

      全世界都惧怕的人

      唐崇荣牧师:「我们一定要布道。那么,布道不是狂人大喊大叫。布道虽然像狂人一样地工作,但每一句话要负责任的。施洗约翰穿着骆驼毛的衣服、吃蝗虫野蜜,在旷野大喊大叫的时候,请问他有哪一句话讲错?有哪一句话是没有道理的?哪一句话是违背圣经的?哪一句话是自己讲出来与上帝的心意相违背的?没有!他疯狂,他与平常人不一样,但是他如狂人般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神智不清的话语,每一句都是神的话,每一句都是旧约所应许,旧约已经预言而一定要成就的事情。

      施洗约翰只有事奉不到一年的机会就死了。有时候神给人几十年事奉,有时神只给人两次讲道的机会就死了。神给以赛亚一生事奉的机会,给保罗几十年事奉,给约翰到九十多岁事奉,给施洗约翰只有一年的事奉。难道使徒约翰比施洗约翰更伟大吗?难道以赛亚比施洗约翰更伟大吗?伟大不在乎年日的长短,伟大不在乎果子的丰盛,伟大不在乎很多人的尊崇。伟大在乎你真正明白上帝的心意,真正遵行,真正顺服,真正被主使用。然后撒旦在你面前一定要发抖,因为你为神做大事。

      今天台湾疯狂的人在哪里?有一次雅加达最有钱的人请我讲道,那时候我才三十几岁。为什么请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应当好好作主的工作,我就去。我去讲的第一句话:「你们中间有谁可以回答我,世界上最可怕的是谁?哪一种人连总统都会怕?」没有一个人回答。我再问一次:「你们这么多高级知识分子,股市、银行家、最大的老板,试试看回答,有哪一种人连总统、警察、将军都会怕?」他们不能答,我说:「是疯子。世界上有一种人,每一种人都怕他。你有多高的地位,看见他都会吓一跳。你是警长、你是将军一定会怕他,因为他是疯子。」

      我告诉你,今天教会的毛病在哪里?教会里没有疯子,所以没有人怕教会。何况如果教会一天到晚要人奉献钱,向不信主的人要钱,他们不但不怕你,他们轻看基督教。所以,感谢上帝,我直到今天没有向人要一块钱做上帝的工作。我说:「世界上有一种人,全世界任何一种阶层的人一定惧怕他,就是疯子」,他们点点头。我说疯子有什么用?为什么今天我要讲疯子?因为圣经告诉我们,保罗是发疯的人。上帝就用一个疯子,作传福音的工作。

      保罗是一个怎样发疯的人呢?保罗是一个做工做到别人认为他疯癫,「保罗,你学问太大,以至于疯癫吗?」(使26:24)我不晓得保罗怎么回答?「你学问太大,以至于疯癫吗?」现在的教会毛病就在这里:有学问的人不肯发疯,发疯的人没有学问。很多神学家不肯布道,不肯去传福音、去领人归主,不肯发疯。为什么呢?「我是神学博士,我怎么可以去做这种粗野的事。我坐在我的办公室,几点到几点上班,我们用逻辑来讨论。」为什么我看到那在路上发单张的那种人,特别疼惜呢?因为他们就是我心里所说:「肯发疯的人在哪里。」我十七岁的时候一天到晚在路边分单张,像发疯的人。所以当我看到别人这么做的时候,我特别疼惜,因为我知道这种人已经出现。但是肯发疯的人如果没有学问,就真的是疯人。

      今天,你们盼望看到牧师讲道非常道貌岸然,非常有条不紊,很有理性、很有礼貌。我常常不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不是太被欢迎的传道人。有学问肯发疯的人,是上帝要用的人,保罗就是。他大有学问,但是他为主疯癫,为福音疯癫的。今天如果这个聚会完了以后,有两百个人起来疯癫的人,在全台北分单张、传福音、领人归主,使人看见怎么有这种人出来,他们知道有个什么力量在触动你,什么力量在催逼你,他知道这个力量一定不是普通的人给的。我们的教会已经到一个地步,讲什么话已经没有什么人要听了。我们教会建多么漂亮的房子,人家不要进去,进去听就打瞌睡。有没有人在疯人面前打瞌睡?他一定眼睛睁大大,然后才知道往哪里逃。你一发疯,人家就不睡觉。

      宋尚节博士1940年的时候在马尼拉讲道,讲道的时候他穿好几层的衣服。第一层的衣服好好的,很有礼貌的、很有体面的。打开来,人家就看到第二层的衣服,贴了一大堆纸张-骄傲、妒忌、败坏、懒惰,所有的罪恶都黏在他的身上。他说:「你的外貌很漂亮,你一打开来就知道你是什么。上帝看你的内心,不是看你的外表。你是傲慢的,你是懒惰的,你是骄傲的,你是妒忌的,你是毁谤的,你是恶毒的,你是败坏的,你是邪恶的,你是污秽的。喔,满身都是邪恶!」然后他再把一层衣服脱掉,脱掉的时候就看见里面是白衣服。「上帝说,你要脱掉你的旧人,然后穿上新人。」

      他讲的道虽然跟普通传福音的方法不一样,但是计志文牧师说:「为什么批评他?如果他讲的是真理,讲得吸引人,讲得打进人心,有什么错?他用的办法跟宣道学不一样,跟所有的牧师、神学教授不一样,不要紧嘛!只要人听得懂道理就好了嘛!」所以他讲浪子回头,他就说:「浪子跑到猪的中间去了。」一讲跑到猪中间去,他就在地上爬来爬去,学猪叫的声音。那时候马尼拉有一些很有学问的人跑去听,以为一个神经病的人在那里。谁是在中国人中发疯的传道人呢?有人去告诉马尼拉的一个领事,那个领事叫做许公遂,是我神学院的院长(编按:玛琅圣道神学院)。

      许公遂总领事跑到后面去看:「为什么人家报告中国来了一个疯子在这里,你一定要去看看,因为这对中国人的形象是很不好的。」有一次他坐在后面看,讲完道以后,宋尚节忽然说:「赌博的人,出来!」「啊?叫赌博的人出来?如果出来就承认自己有做」,他就注意看,几十个人跑出去。那些人哭,就走出去。「娶小老婆的,出来!」,那些人就出来了。「犯奸淫的,出来!」哇!这是最难的,打死都不承认的。怎么会这样叫:「犯奸淫的,出来!」,那些男的就出来了。这个总领事才惧怕,他说:「这个人是发疯的。但这个人的能力,不是人的能力,这是上帝的能力。」你听明白了吗?

      许公遂说:「我是北京大学毕业的。我在北京大学几十年前是读法律的,那时候毛泽东是管图书馆的。当时我每天在北京大学读书,进图书馆、出图书馆,都要经过毛泽东那个桌子。我读法律的结果,我知道要叫一个人认罪,你打死他,他都不一定要承认。怎么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在台上说:『犯奸淫的人,出来!』就一大堆人出来。」他就在那天信耶稣。这样高级的知识分子怎么信耶稣?因为疯人传福音。如果道貌岸然的人传福音,没有几个人信耶稣。

      我不是叫你随便发疯。宋博士是最有学问的传道人,但是他肯发疯。像保罗是最有学问的使徒,他肯发疯。一个人肯发疯,是因为他有学问又顺服上帝,又为上帝的缘故丢掉自己的脸皮,像疯人一样地传讲信息。他的疯狂,是为真理。他的疯狂,是为主。他的疯狂,是为了基督的福音。他的疯狂,是大有价值的。

      感谢上帝,他奉献了,他说:「我要做传道」,放下他做领事的职业,回到香港到伯特利神学院上课。上课的那一天才发现,他跟他的女儿同班,父亲、孩子都是神学生。两个月后,院长说:「这个神学生很不一样,他是大有学问的人,已经是四、五十岁了。所以我们就请他结束学业,自己自修,给他文凭。」后来就按立他做圣公会的牧师。他在香港一段时间,后来计志文牧师说:「请你到印度尼西亚做神学院的院长」。他见证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深深受感动,因为清楚看见有学问的人肯发疯,然后上帝怎样用他。

      亲爱的弟兄姊妹,今天我在找发疯的人在哪里?今天我在找有学问又肯发疯的人在哪里?我认识的神学家很多。在中国,读神学读到博士的一大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读到博士。有的是真正要追求知识,所以读博士。有的是因为没有博士学位活不下去,所以读博士。每一个人的动机只有上帝知道。但我要问有学问的神学家,肯发疯的,在哪里?所以今天我对你们讲布道神学,我深深相信是上帝的引导。阿门!

      台北起来!台北的教会起来!台北的年轻人起来!你一定要肯为主发疯,你预备奉献自己给上帝使用。神能从你们中间兴起第二批、第三批在神国度中大大被上帝使用的人。」

      呼声

      我是没有太大学问的人,但我已经用五十多年的时间,为主做了我应当做的事情。现在我的时间进到尾声了,我再几年以后就去见主了,但我一定要看到下一批的年轻的人起来,否则我死的时候,眼睛不会闭着。你不要把这个聚会当作开玩笑,这是神要给你们很重、很大的一个教训,让你们真心从内心的深处对主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为什么布道要有神学呢?因为过去的神学家都不要布道,过去的布道家都不要念神学,所以我痛苦的心几十年不能平安。然后我回到圣经看保罗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保罗是一个神学家吗?我问你是不是?(会众答:是!)保罗是一个小神学家,还是一个大神学家?(会众答:大神学家!)我再问你保罗是布道家吗?保罗是小布道家,还是大布道家?(会众答:大布道家!)保罗是大神学家,保罗也是大布道家,那我问你:为什么神学家不布道?为什么布道家不读神学?读神学一定读到最后,放弃布道吗?这是魔鬼的教训。布道有果效,就不必念神学吗?这是魔鬼的欺骗。我相信这两件事一定要结合在一起。你有多深的神学信仰,你才有多有能力的布道信息。两样结合在一起,就是我们的主所做的工作,就是保罗所给我们的模范,就是马丁路德,就是加尔文,就是许多最伟大的改教家所显明出来的榜样。

      加尔文几次派人到南美洲布道。他虽然是一个神学家,他是一个注重布道的人。马丁路德讲一句话很感动我,他说:当我被上帝那个圣洁的忿怒燃烧的时候,我做的工作,那个时候是最好的。当上帝圣洁、忿怒的火焚烧我的时候,我是做工作的最好的时候。我们今天做工太多技巧,太多经历,太多思辨,太多逻辑,太多方法,缺乏奋战,缺乏灵火,缺乏为主专注拼命事奉的那个心志。当神的忿怒,神的圣火燃烧你的时候,你疯狂地为上帝工作,而你的疯狂是有真理的基础,有智慧的谋略,有神的灵与你同在,那你是所向无敌的。

      《使徒行传》告诉我们,司提反讲道是用圣灵与智慧讲道。圣灵的火,智慧的理在他的身上,所以讲的时候条理清楚,但是灵火焚烧。你如果有理智,头脑冷静,心里火热的配合是最好。今天很多的传道人好像很热心事奉主,是头脑发昏,心里冷淡。心里冷,头发热,是「生病」。头脑冷静,心里发热,那是「恳切」。

      感谢上帝,保罗是布道家,保罗也是神学家。保罗的神学没有拦阻他的布道,保罗的布道没有妨碍他的神学,因为他从神领受所有最大的奥秘,历史所隐藏的真理,在基督里彰显出来的福音,他是用火热的心,来把对人的爱,表现出传福音的果效。我们对主认识多少?我们对人的爱多少?我们对真理的了解多少?我们对别人失丧的灵魂的关怀多少?当你看见一个人、一个人离开上帝,走到地狱去的时候,你无动于衷,你还是基督徒吗?

      司布真在他的书里面讲了一句话。有一次他对一个人布道,那个人说:「你讲的是真的吗?你讲人下地狱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你们传道人来讲道是这样冷冷默默的?如果人要下地狱是真的那样痛苦的话,你们为什么不很恳切地告诉我,使我马上回头归向上帝?」这是一个不信主的人,对基督徒的一个批评;一个快要灭亡的人,对基督教的审判:你们是假的,因为你们没有真正恳切呼召我,劝勉我,使我回到上帝的面前来。

      如果一个人灭亡是真的可怕的话,我们要劝他归主。有一个人说:「我应当甚至跪在破碎的玻璃上,在粉碎的玻璃大路中间,我走到他那边去,然后告诉他耶稣的福音,我都应该要这样做。」我们没有关心人,我们把人生死当作没有什么事,生也好,死也好,得救也好,灭亡也好。反正不是我的事,我已经信主了。

      我蒙召的时候是十七岁,十七岁的时候我听一篇道是计志文讲的。计志文讲那篇道的时候,我很不高兴,因为我知道今天可能上帝要呼召我做传道,而我就是想逃避做传道,所以我不要参加那个聚会。但是圣灵感动我,「不可以!你一定要参加。」所以我不能不去参加。还没有去参加的时候,我到厕所去,跪在潮湿的地板上,「主啊!可以不可以我不进去?」主对我说:「不能,你一定要进去。」「主啊!我不要进去。」主感动我,说:「我要你进去。」所以我勉强进去,到底没有消灭圣灵的感动。

      我一进去的时候,我先记得刚才在洗澡房祷告:「我如果进去,我要你真正对我行一件使我一生可以负责的事情,你一定要感动我做传道,我今天给你最后的机会(怎么人给上帝机会?)。主啊!我今天给你机会,如果你还要我做传道人,今天你一定要用这个机会感动我。如果没有,我永远不做传道人。不是我的错,是你的错(上帝会有错的?)。主啊,你感动我!我给你最后的机会。」然后我进去。

      我进去坐在那边的时候,我发现椅子比平常更硬,时间比平常更慢,人心在那边比平常更冷,四周的人在那边有说有笑的,我感到很讨厌,因为今天不知道是什么聚会,好像上帝要把我抓回来做传道人。我从12岁已经奉献做传道了,14岁开始离开主,15岁、16岁走了共产主义、唯物论、进化论的道路,17岁到现在我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我盼望主不要再呼召我,让我平平安安地去搞哲学吧!让我好好自自由由地去搞音乐吧!我十六那一年,一年里面写了一百多首曲子。我知道我有音乐恩赐,我有图画恩赐。我知道我可以做很多别的工作,为什么一定要做传道?只因为12岁奉献过一次?上帝,祢记得吗?盼望祢忘记吧!祢最好不要记得我曾经奉献做传道,我也盼望把它忘记。但是不能。

      所以十七岁的那一年的那一天,那一个日子,那一个下午,那一个时刻,我勉强进到礼堂去,坐在木椅。然后计牧师上台:「今天我给你们讲『五个呼声』。」「什么呼声?又再呼喊我?要再叫我做传道吗?」「第一个呼声-上帝的呼声:「我能差遣谁,谁肯为我们去?」这是上帝在《以赛亚书》第六章的呼声。第二个呼声-圣子的呼声:「庄稼熟了,有谁肯去收割呢?」第三个呼声-圣灵的呼声。圣灵说:「凡愿意的,都来取水」。第四个呼声-使徒的呼声。使徒要大家去传道:「我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到了第五个呼声的时候,我完全想不到。这是我很少对你们讲的话。第五个呼声是-地狱的呼声。啊?地狱有呼声叫人做传道?哪里有这样的事情?

      我那个时候十七岁,1957年1月9日,大概晚上九点的时候。七点聚会开始,到九点的时候,已经讲到第五个呼声。我很注意听计志文牧师说:「你知道拉撒路在哪里?拉撒路在亚伯拉罕的怀里。那个财主在哪里?在阴间里。财主说:亚伯拉罕啊!求你差派拉撒路到我家里去传道,因为我有五个兄弟还没有信主,还没有悔改。如果是一个死人复活去传道,他们一定受感动。」这个是地狱的策略。地狱用什么办法?用神迹就会使人信主。今天灵恩派走这条路,快快用神迹使人信主。回教徒从来没有行过一件神迹,信回教的比信灵恩派的多几十倍。你听不懂,就算了!

      为什么一定要神迹才能信主呢?圣经没有说信是从神迹来的。信道是从听道来的。为什么你变成信道是从神迹来的呢?今天的教会领袖离开圣经的真理多远,还不知道,还以为一定走那条路是对的。你麻木不仁到什么时候。所以,计牧师说:「财主在阴间,拉撒路在亚伯拉罕的怀里。他一吩咐,他一命令:『你派拉撒路去,照我的办法-如果有一个人死了复活,传福音一定有果效。如果像唐牧师这样的人传福音,一定没有果效,因为他天天喊来喊去,没有使死人复活。用拉撒路死而复活,一定有果效。去!』亚伯拉罕说:『不!上帝的计划,跟魔鬼的计谋是不一样的。天上的计划,跟阴间的计谋是不一样的。他们如果有了摩西的律法还不要悔改,就是拉撒路从死里复活到他们那里传道,他们还是不悔改。』

      上帝的律法就是上帝的道,是产生信心、产生悔改的原因,这个原则再一次被肯定了-信道是从听道来的。『你哥哥是有律法的,你哥哥是有圣经的,你哥哥是有上帝的道的。有上帝的道不要信,要等人从死里复活才要信;你有圣经你不要信,要等人行了神迹你才要信。你在讲什么?我不接受你的献计,我不接受你的策略。』然后,话语就停在那里,没有再讨价还价。

      计志文牧师说:「你们这些青年人,你们不去传福音。我告诉你,地狱的人盼望有人去传福音!」我吓了一跳!叫我们传福音的,有地狱的声音吗?地狱的呼声!地狱盼望有人传福音。基督徒啊!如果你不传福音,你的爱心连下地狱的财主的爱心都不如,你还敢说你是基督徒。」我整个人垮了,我整个人融解了。我如果不传福音,我比灭亡的人还更没有爱灵魂的心。我那一天整个人瓦解了。我对主说:「主啊!我奉献给你。从今天开始,我永永远远做你的仆人,绝不后退!绝不收回!绝不懊悔!求主使用我。」就这样到现在,五十七年了,跑遍世界一百三十多遍,对三千多万人传道,就因为那一天-1957年1月9日晚上9点多,我站到台前去的时候,整件衣服前面都是眼泪,完全潮湿了,奉献给上帝,对主说:「主啊!你用我!用我,直到见你面的日子。」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今天晚上我奉主的名对你说,我今天身体不好,不一定讲得太长。但我已经花了我最大的力量,今天对你讲了一些很重要的话语,你要真正了解上帝的真理,要真正爱灵魂的心,两样配合起来,在布道神学上下功夫,真的了解上帝的福音的原理,福音的内容,又加上你有爱灵魂,火热传福音的心志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有学问又肯发疯的人,来被上帝使用。

      你愿意吗?你愿意吗?今天晚上,现在这个时刻,哪一个人说:「主啊!我清楚看见你工作了,我也受你自己的感动,我今天愿意奉献做传福音的人,献上自己,一生一世跟随你。」有这样的人,请你恭敬站起来,在你的位置上站起来。如果你心里不平安,请你恭敬站起来。如果你可以说服自己不必做传道,你坐下去。今天,我一点不妥协,一点不开玩笑。我要在这一个时代,再一次呼吁:「奋勇的大军在哪里?传福音的使者在哪里?肯为主发疯的人在哪里?」你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还有哪一个人,你说我也愿意,请站起来。现在我请所有站起来的人走到台前来,一起祷告。我们奉献在主的面前。

      唱:十字架,十字架,永远是我的荣耀。我众罪都洗清洁,惟靠耶稣宝血。

      (文章整理自聚会录音,未经讲员过目)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温州基督教鸟瞰
    温州基督教鸟瞰
    神的三次呼召
    神的三次呼召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恩典视频 | 恩典歌谱 | 恩典论坛 | 恩典书库 | 恩典博客 | 圣经搜索
    Copyright 2008-2008 Ed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恩典在线 2008-2028 浙ICP备05014935号
    本站常用邮箱edzx2003@126.com
    本站中文域名:www.恩典在线.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