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在线首页 | 网站导航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恩典在线福音网站同工
  • 2015年恩典在线影视作
  • 恩典在线2013年代祷事
  • 恩典在线福音单张申请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栽培区 > 神学区

    浅谈“基督教语文观”中的三个基本概念

    时间:2015-02-15 08:50:41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苏炳森  浏览:
    T|T

    u=1280931823,1769890633&fm=21&gp=0.jpg

      许多热心基督教教育的弟兄姊妹常常问到归正学堂语文教育和教材的事情,我说学堂目前并没有定型的东西可以参考,我们是按照一定的“基督教语文观”来做的。所以,当务之急还是继续思考“基督教语文观”。我们需要进行充分的研究和探讨,如通过设立基督教语文教育研究中心或小组,并首先进行语文教育的历史和观念的考察,从而建立基督教的语文观和教育观,由此再进行其他的规划和工作。在此,先抛砖引玉,盼望引发一些基本问题的思考。从根本上讲,基督教语文观是由圣经、神学和历史哲学决定的,具体地讲是由基督教教育哲学决定的。

      1.首要语文:希伯来文与希腊文

      “欢喜遭逢起一经”,圣经作为“上帝之道”是基督教教育的根本。只有上帝之道才可能达成历世历代所追求的、使人成之为人的根本教育目标。

      “但你所学习的、所确信的,要存在心里,因为你知道是跟谁学的。并且知道你是从小明白圣经,这圣经能使你因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4-17)

      这段经文讲到了教师(“跟谁学”)、圣经(“默示”)与学生(“得救完全”)三者之间的基本关系。在师生之间,生命成长的中介是“圣经”。可以说,这里所描绘的教育形态更接近古典教育中以经典为主的教育,而非现代以儿童为中心的教育。圣经本身已经启示了教育的根本之道,“教训、督责、归正、学义、完全”个个都是击中教育要害的关键词。既然圣经及神学已经提供了教育的根本之道,我们还能跟从谁呢?所以,今天基督教教育最需要的是一场从神学到教育学的“对等翻译”,而非在圣经之外四处寻找。

      在此,“经”与“人”的关系是基督教教育哲学的一个焦点。既然“成人”在于“明经”,因此,凡是有助于从小“明经”的学习就成了基督教教育中最有价值和最最重要的学问。从语文教育这一方面来看,“明经”需要基本的语文功夫,因此,为“明经”而学习语文的“小学”功夫,就是基督教语文观的要点。如果是这样的话,基督教的语文观更类似于中国古典“面向经典”的语文观,基督教语文首先是“面向圣经”的,而非清末发生巨变以来更强调的“面向生活”、“工具化”的实用语文观。

      面向圣经的语文首先是指古希伯来文和古希腊文。上帝在历史中拣选了这两种语文作为启示的具体方式,它们在价值层次上就是基督教首要的语文(以下简称“首要语文”)。我常常半开玩笑跟人说:“什么时候看到家长热心花钱为自己的孩子请希伯来文老师而不是英语老师,基督教教育就开始复兴了!”我说这话不是认为英文不重要,而是感叹我们价值观的盲目,以致于热心英文也常常跟外邦人一样,是为了赶世界的潮流;否则,我们也应该看到,“面向经典”(尤其是“基督教经典”)也是英文教育的重中之重。

      提出“首要语文”,是看到圣经原文是根基、根本和根源,是活水源头,对我们生死攸关的信仰时时有正本清源之用。这从改教时期圣经原文发挥的重大作用可以看出,路德甚至以他惯常的口吻大胆指出:“除非希腊文和希伯来文被保留下来,福音将最终消亡,这一点确定无疑”。但我并不想过度高举原文,我们反而看到,在当今神学教育科目四分五裂的状态下,许多懂原文的新旧约教师在神学上却常常走向浅薄和自由化;而在历史和现实中,不乏有许多不谙原文的牧者和教师,他们借着对大公信仰的深入学习,在圣经真理的认识和宣讲上相当深刻有力。因此,若没有“次级语文”及其所承载的大公传统作为补充,基督教的语文观显然是不充足的。

      2.次级语文:拉丁文、西方现代诸语

      基督教“次级语文”的观念是由基督教的历史哲学,特别是由救赎历史、教会史及福音宣教的进程所决定的。上帝之道初次承载于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后来流传至拉丁文和西方现代诸语(如英文、法文、德文、荷兰文等)中,由此形成了基督教的大公传统。因此,次级语文与我们敬虔的遗产息息相关,次级语文(拉丁文及现代西方诸语)及其内容是我们的传统、正统和传承,时时有导引典范之用。我们应该谦卑地去学习和继承圣灵在两千年教会史中留下的宝贵传承,尤其是承载于次级语文中的基督教经典,它们是对圣经典范性的阐发和理解。

      “手里有圣经,心中有圣灵”,这是今天家庭教会常常高举个人解经亮光的写照。西方两千年的敬虔传承常常在不经意间就一笔勾销了,而个人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好像成了跨越的桥梁。实际上,没有人能逃离神学传统来解经,只不过或多或少或深或浅或偏或正而已。我信主后随己意研究了一段神学,自以为在许多方面已经挺高深了,后来转到秋雨之福归正教会才发现,在深度和广度上,一部几百年前教小孩的《威斯敏斯特小要理问答》就让我羞愧不已!

      以希伯来文、希腊文这两种“首要语文”的圣经作时时的正本清源,以“次级语文”(西方拉丁文和现代诸语)的经典文本作时时的导引典范,这是基督教历史哲学必然引出的基督教语文教育。但是若只停留于这两种语文,我们就还没进入对自己更切身的历史哲学当中,即基督信仰进入中国,成为汉语所承载的“生命之道”,为基督教语文增加了重要的一员。因此,到现在我们才能涉及中国语境中狭义的语文教育,即基督教中文语文的教育,在当中我们来看“目标语文”这一概念。

      3.目标语文:现代汉语

      “目标语文”想指的是一个民族或地区表达信仰与生命,表达“生活、动作、存留”的实际语文。比如,德文是德国人的目标语文,英文是英国人的目标语文。语文是民族性的,但“目标”二字则突出了万民万族作为宣教对象的意义以及宣教历史展开的进程。另外,目标语文与次级语文有重合之处,就拿英文来说,它相对于圣经原文是次级语文,而对于英国人来说又是目标语文。在这些意义上,现代汉语(而非古代汉语)作为中国人当前的目标语文,其使命类似现代诸西语(如英语)曾经有过的神圣使命。这一使命就是承传“首要语文”与“次级语文”所承载的神圣内容,以现代汉语的方式去承载、表现和见证这一神圣之道、生命之道。

      中国文化与社会在近现代发生的巨变也引来了语文观的巨变,这也是思考基督教中国语文教育的关键点和切入点。我发表于《教会》43期的“基督教古典教育与中国家庭教会教育的未来”一文中有这么一段话:

      “上帝大能的手掌管着近现代中国发生的巨变,如今,中国古典文化和伦理几乎被消蚀殆尽,中国已深深嵌入西方,可惜更深更多地在嵌入其现代性文化中。值此关键之期,是西方现代启蒙文化的空虚继续席卷中国、吞噬生命,还是令西方特别是美国曾经坚立的基督之伟大启示有望嵌入已然空荡却古老的汉语文化里?在上帝的恩典和应许中,在上帝所掌管的中西历史、古今文化的嬗变和融汇中,发展基督教古典教育,在于认真学习古典语文(依历史顺序为希伯来语—希腊语—拉丁语)中所蕴含丰富无比的基督真理(西2:3),以整全生命的改变为载体,将之灌注进古老的汉语文明中(为此需学好汉语特别是古代汉语),盼望在业已漂浮无根的现代中国中更深地建造神圣的生命共同体,彰显神圣的生活方式、更新文化。”

      我在此引用,希望特别地指出当时没有看到现代汉语为“目标语文”的重大意义。不过,其中所表达的历史哲学也让我们看到近代中国以来的“现代性”对思考语文教育的意义。一方面,古代汉语及其思想价值已渐渐远离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另一方面,这也是国语运动与新文化运动之后的现代汉语借着“面向生活”的推动。因此,现代汉语接下来何去何从呢,是沿着这一百年来的运动更加走向“面向生活”实用的世俗使命,还是走向“面向圣经”生命之道的神圣使命?这是基督教中文语文教育当前的十字路口。从古代汉语走到现代汉语,从世俗“人文性”偏向世俗“工具性”,这一类似西方“世俗化”的过程,恰恰又给上帝之道的“神圣性”嵌入现代汉语腾出了空间。如今中国的民族语文处在实质的破坏(现代“实用”征服中国古典“人文”)与建立(古老“神圣”征服现代“实用”)之际,不能不说这是上帝奇妙的作为,既给我们对现实处境的叹息也给我们接下来改变的希望,盼望基督教教育者能从中国近代史与教会史的角度深深认识基督教中文语文教育的这一神圣使命!

      4.由这三种语文概念引出的教育应用

      “首要语文”这一概念让我们看到“现代汉语”作为次级语文的基督教教育在翻译学上存在不可避免,但可接受的减损与误解;但真正实现“不可避免,但可接受”的前提是,基督教教育在总体上要保持一定的“首要语文”(圣经源头)与西方“次级语文”(大公正统的引导)的学习。因此,在教育史的观照下,基督教教育应该采取古典语文(首要语文、次级语文中的拉丁文)及其内容与现代语文及其内容(如英文、现代汉语)的“双轨制”教育。前者是教育上必要的、但相对少量的保持,在整个基督教群体的意义上保持信仰中正本清源与大公传统导引典范的作用;而后者使一定程度上普及圣约子民的基督教通识教育得以可能,这是改教以来民族语文与译经的发展给基督教信仰及教育所带来的可喜状况。

      这也恰恰是西方博雅教育的发展历程,即普遍放弃以古典语文学习为特征的古典人文教育,采用适合更多人的、西方现代诸语的通识教育。采用“现代汉语”作为主要的教育平台,我们才可以大力建立和发展以中文圣经为核心的、基督教的通识。

      在现代汉语作为目标语文与基督教教育的深刻关系中,基督教的中文文本才是教育的首要内容,而非古代汉语或现代汉语中的世俗经典文本。因此,西方“两希”传统中的希伯来-基督教传统的经典文献(从圣经到各种基督教经典)是中国语文教育中的根本内容,只不过是用现代汉语这一“次级语文”和“目标语文”来呈现和实行;而希腊、罗马传统的经典文献及其文明是吸收西方次级语文(拉丁文、西方现代诸语)所载圣道的基础训练,也是反观、反思西方现代文明(尤其在“全球西化”的处境中)的基础训练。只不过是用现代汉语这一“次级语文”和“目标语文”来呈现和实行!

      解决了根本、传承与现代汉语的神圣使命问题,现在面临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古代汉语与中国古典文学在基督教中文语文教育中的地位和意义是什么?其对我们目标语文——“现代汉语”在表达和演说中的塑造、影响是什么?这一问题需要我们专门去研究、思考和探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温州基督教鸟瞰
    温州基督教鸟瞰
    神的三次呼召
    神的三次呼召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恩典视频 | 恩典歌谱 | 恩典论坛 | 恩典书库 | 恩典博客 | 圣经搜索
    Copyright 2008-2008 Ed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恩典在线 2008-2028 浙ICP备05014935号
    本站常用邮箱edzx2003@126.com
    本站中文域名:www.恩典在线.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