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在线首页 | 网站导航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恩典在线福音网站同工
  • 2013年恩典在线影视作
  • 恩典在线《难忘的传福
  • 恩典在线2013年代祷事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栽培区 > 讲章区

    正常基督徒生活(上)

    时间:2014-03-17 08:56:15  来源:讲章分享  作者:康来昌  浏览:
    T|T

      经文:以弗所书2:1-5

      弗2:1-5,“1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2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3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4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5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这一段算是比较熟悉的经文。今天的题目“正常的基督徒生活”,也是倪柝声写过的一本书名,可能大家也看过。不过虽然熟悉或看过,我自己越来愈觉得我们华人基督徒在生活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天天听到这类的话:基督徒在世界上要作盐作光。到底作盐作光是什么意思,怎么作法?我都觉得我们需要神怜悯。今天两堂就用不同方式跟各位分享这个。

      我觉得在华人基督徒(尤其是保守和传统的)里,知识和道德这两个层面,就某个意义来说不太被看重。你说:“我们很看重道德的,怎么会道德不太看重”?这等一下会讲。我觉得受到盖恩夫人他们的影响,我们比较强调的不是道德行为要好,比较强调的是灵里生活、顺着圣灵而行。这我都觉得越听越觉得玄,不懂在讲什么。

      你说:“我们也很看重知识,哪一个不叫小孩子要成绩好,考上好学校、念博士”?但我们在教会里又常常听到:“不要吃知识树上的果子,要吃生命树上的果子。”我听到很多。照学术讲,我们华人教会(甚至中国人)里面也很有强烈的反智、反知的行为。这些都是学者讨论的内容,很复杂,我这样讲不知道各位能不能同意,就是我们一般一方面不太看重知识(起码在信仰上我们不大看重),我们比较看重的,不是去念、去寻求那知识,而是那知识所代表的地位。

      譬如说有人喜欢念医、法,更喜欢的是医学院、法学院所代表的地位很高。我不太觉得我们中国人真的很喜欢学问、钻研、读书,不为了别的,我觉得我们很喜欢学位。你要有一个博士学位,怎么搞到一个院士,大家很看得起,至于在追求学问或道德,(我们中国传统讲叫“成德”,用基督教的话来讲叫做“成圣”),这里面的功夫,我再看看,不管是基督徒或儒家、新儒家里,讲的要不就是不太懂,要不就是讲得很少。

      你如果已经觉得我讲得听不懂的话,我就再请问一下(我讲道都希望大家能够听得懂,不是高言大智):你觉得作了基督徒以后、信了耶稣以后,不管是十年前或十分钟以前,对你生活有没有什么重要的影响或改变?

      我们以前有时会听到一些见证,现在还是会听到,而且这些常常写成书,就像:以前是个重刑犯,是个吸毒的人,是个这也改不了,那也改不了的人,然后信了耶稣就大改变,“我生命有了真奇妙的大改变”。我小时候就常常听到。

      这些很动人,我到今天也很喜欢给人家看这一类的传记,但问题是,第一个,这种大改变太少了。我们当中不是很多人曾经是杀人犯,然后信耶稣,大改变了。就是你要挑一个监狱里的,信主后有大改变的,这很少,我们通常都是凡夫俗子,也没有犯什么多大的罪,也没有多可恶的一些个性,然后要大改变。那很戏剧化、很生动,但用在我们身上不太容易。而我始终觉得华人基督徒,可能整个福音派有这问题,灵恩派也有这问题,就是我们喜欢看到那种很稀奇的、戏剧性的大改变。当然现在比较实际一点,那大改变包括发财、赚钱,所谓的成功神学。这些不是不好,我也不觉得圣经里一定没有讲到,但我还是要想到这种大改变,圣经主要讲的是什么。可能在多数人身上就没有这种大改变。所以第一个是这类的人很少。

      第二个,就算是这种大改变的人,你去看看他写见证以后的情形,就觉得很失望,因为他还跟以前一样,大没改变;信了很久,还是那个样子。写得很不错,但你去问他太太、孩子:“有巨大的改变,尤其去祷告山以后吗”?他说:“刚开始是有一点改变,天天祷告,过几天就没有什么了”。去韩国,刚回来的时候很热烈,后来就没什么了。(抱歉,我没有说祷告山、韩国不对)。一般基督徒也是这样,我们有那种信了耶稣就有大改变,很喜乐、很善良、很爱人、很圣洁的,我看到的不太多。

      这也不是我们基督徒而已,我也很关心我们中国文化,我也很关心看看我们新儒家讲到的“成德之路”。新儒家他们天天都在讲他们是如何有自主的道德;我们中国最重要的就是有美好的道德;或不讲有美好的道德,也讲我们很会生活。

      在我小的时候,有一位真理堂的宣教士,他的中文名字叫做狄仁华,听说现在还在美国。那时应该是五十多年前,他来台湾,也在台大修课。他写了一篇很有名的文章,“人情味与公德心”,说他发现台湾人都非常有人情味。其实他写这些当然也是很真实,但我觉得他也是很懂得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最看重的就是面子,我们真是全世界人都死光,面子不能丢。这是好事情,但我觉得他主要要讲的不是说我们有人情味,是要说我们没公德心,但为了要让中国人好受一点,就先称赞了一大堆中国有人情味,然后再说但是我们的公德心不太好。之后大家就反省了很多。

      当然我实在也又听到了“阴谋论”,我自己是不接受这种想法。“阴谋论”在很多地方都有。所谓“阴谋论”就是公布的事实跟实际的事实一定不一样,后面有一个巨大的邪恶团体,把真相掩盖了。最有名的就是“两颗子弹”,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西方最有名的就是“一颗子弹”,怎么会欧斯华的一颗子弹就把甘乃迪总统杀掉了,后面有很庞大的一个阴谋集团做了些什么事情。有没有这种事我是不晓得,但“阴谋论”我要讲的特点,既不在讲两颗子弹,也不在讲一颗子弹,我是在讲有些人有一种心态,就是这世界后面有一个强大、邪恶的势力在那里导控。最新的阴谋论就是,金融海啸通通都是一个有钱的,或是犹太人集团,或是华尔街,或是美国政府在作这些。中国大陆也有很多民族主义者,天天觉得帝国主义要亡我们。

      现在讲回来。当年狄仁华写这篇文章,他就是很善良的劝我们华人,希望我们有所改进,结果有些人稍有反省,但多数人还是举出很多例子说我们中国人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很好。就是我们受不了批评,这是我们华人的大毛病。其实我是觉得这也是没有信主人的大毛病,不能接受批评。而我听到的阴谋论是说,狄仁华其实是人家派来的间谍,他的中文名字就是“敌人化”。

      现在再想想这些事,我觉得我们实在太需要福音(包括教会),我们太需要圣灵的大能了,因为我们的人格、个性有太多的扭曲。这些话现在连布道会都不能讲了,教会也不太能讲,讲了就说你是伤害人、在骂人。我们现在都喜欢听那种好消息,就是听了很舒服、顺耳的。我没有说我们天天只能讲好话,不能讲坏话,我们还是希望能看到圣经里面讲的。

      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中

      我的意思还是在说,圣经(包括以弗所书第2章)是很强烈讲到,不信主的个人和团体;事实上他说的是团体、所有人,他说“你们”,不是说“你”。不信主的人是在一种极度的黑暗、罪恶当中的,这你今天在教会很少听到,因为我们不敢冒犯别人。神学家也很少讲,讲的都是上帝爱你、上帝爱好人,我们已经很好了,上帝爱你,你就更好。这都是违反圣经的,但大家喜欢听这些。圣经不是这样讲的,圣经说我们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我们没有否认(事实上我们非常肯定)在不信主的个人、文化(包括我们中国文化)里有各式各样的优点,那个叫作上帝的一般恩典,但如果人一直在拒绝这一般恩典,而也靠着这一般恩典生活,却拒绝施恩的主的话,都是很邪恶的。

      我不讲中国,讲中国大家会生气,我讲印度。我对印度文化也不是了解很多,但照我非常粗浅的一点了解,抗战时有个泰戈尔,印度一个诗人,还有台大的一对教授夫妻翻了一些印度的诗。照我所知道的,我感觉印度的文学是很棒的,然后印度教的思想影响到佛教,那不是说客气话,也不是说邪恶的话,那非常的博大精深。那些思想家、哲学家一看到印度教、印度哲学或佛教哲学,都觉得基督教简直是幼稚肤浅。好,我也承认我们是很幼稚肤浅,不过我们是得救,而且独一有真理的,你们深奥,结果那些深奥把你们带到地狱里去了。但说他们深奥是真的。

      而且印度人的数学是非常棒的。各位也知道印度的软体非常棒。中国崛起、印度也崛起,两个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印度人的数学非常非常好。阿拉伯人的数学也很好,发明阿拉伯数字。不过我听说“零”这个观念是印度人产生的,这很奇妙,零就是没有,你在一个充满有的世界里,那没有的观念怎么来的?而且在数学上表达,是很难的。印度人有很深的思想,上帝在他们这土地上也给了很多的恩典。

      我们基督徒必须要这样讲,一个真正认识上帝的人是会承认上帝在整个世界(包括红黄黑白棕,包括吃人部落),通通都有非常奇妙的恩典,因为是上帝造的。但是当你远离上帝的时候(这原则是没有错的),远离得越久,会越邪恶。你看印度这么伟大的一个民族和文化,居然容许那种最不人道、最残忍、最荒唐的“种姓制度”,他们有四分之一的人叫做“贱民”,英文是untouchable,连碰都不可以碰的。这是一种很可恶、很残暴的想法,那么多伟大的印度思想家,怎么都没有看到这个事情?

      感谢主,一直到英国帝国主义统治了印度以后,这个制度才大大的被打消,当然也包括很多宣教士的努力。在这里,我们基督徒都可以理直气壮(人家说我们是大言不惭,我们是理直气壮的讲):没有上帝的福音,全世界都是一片黑暗,包括我们中国、台湾,包括你我自己。所以福音是魔鬼不断要打击、曲解的东西,好叫教会传不出福音,世界就不会改变。而魔鬼这种伎俩常常成功,我们不敢传福音,也不敢教福音,怕冒犯人,怕人不高兴。

      印度在英国统治下,废掉很多罪恶,包括“殉夫”。丈夫死了,妻子就要一起被烧掉。现在大家讲多元化,印度这种“殉夫”的风俗又开始起来了。我是一直听到人说“要恢复我们祖先的传统”的那种想法就害怕。祖先的传统就是亚当夏娃的传统,没有一个好的。你要恢复的是上帝的传统,要回到圣经。我很怕听到那种“本色、本家人”,我们人、英雄好汉的本色就是罪恶。你看我们中国,不知道宣教士改了多少我们恶劣的风俗,这些大家都不记载。

      我要说的是,我们非常同意、承认、且肯定一件事,圣经讲的,人是死在罪恶过犯中(die in sin)。圣经有两个名词,一个叫die in sin,在罪恶中死,一个叫die to sin,对罪恶死。“对罪恶死”是我们成圣的一个过程,“死在罪恶中”表示我们人坏到什么一个地步。我们死,而且不是什么平安的死,每天都死在罪恶中,从亚当夏娃开始。这都是世人(尤其儒家)不喜欢听的。

      我们知道这些,我们信耶稣以后就非常好了,但,是吗?我们又觉得好像不太是,他说,“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我们今天基督徒的生活也没有不随从今世的风俗。各位,你穿的,姊妹们知道你千万不能穿得太过时,在教会里稍稍过时一点可以,但太过时了也不行。我看那老妈妈们,也没有像我小时候穿的那阴丹士林,绑个发结,也是很进步的,而这好像也没有什么罪恶。还有我们用的电脑,也不要过时,现在流行的是与时俱进。到底这“今世、世界”我们随不随从?

      下面说,“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基督徒也很流行这种想法:肉体和私欲都是不好的。那我们怎么办?要过一个离开世界的生活吗?听说基督徒是非常会生活的,这也不是光我们基督徒讲的,我们中国的思想家、哲人,钱穆、牟宗三、梁肃民先生等等,尤其是学贯中西的人都会讲说,我们承认我们思辩、推理的能力、深刻、严格的哲学着作我们不会,但我们中国人有生活的智慧。他们都这样讲:我们很会生活。而这个话一到了基督徒就转换成为:我们基督徒是讲生命之道的,不是讲知识之道的。这我以前听到包括寇士远监督等人都讲生命之道。

      生命跟生活是一个字,但我们就把它讲得玄一点,生命。像刚才讲的,生命树的果子要吃,知识树的果子不要吃,于是我们基督徒的生命(或生活),本来我们中国人就很会这一套,信主以后更会这一套,但我再次觉得我们(不管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今天的道德生活,海峡那边的是完全破产,海峡这边的,我觉得还没有那么破产,但风气,大家也都会叹气:“世风日下。”

      老实说我倒不觉得世风日下,因为我从来不觉得世风上过,我不觉得我们祖父辈的人就比我们不是罪人;我不觉得春秋战国时的人就比我们仁慈一点,你看那时候更惨。

      神秘主义的主张

      我的意思还是要说,我们怎么过生活?到底什么是一个正常的生活、人的生活、基督徒的生活。我觉得很困难,我以前在看倪柝声或盖恩夫人的书(那通常都是最棒的书,叫做“寂静主义、神秘主义”的书)时,总觉得看不懂,后来大概知道他们所说的要过一个基督徒生活,用一句英文叫做Let go and Let God。Let go 就是放手,Let God就是让神。基督徒的正常生活,或基督徒的得胜秘诀就是放手,用更属灵的话讲就是“看自己是死的”,这有罗马书6章的根据。倪柝声特别强调这一点。你怎么过一个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各位都唱过这首诗歌,宋尚节写的灵里生活,里面讲“不是自己挣扎,是让主做事”。这我以前听了都觉得好感动,让主来做事(Let go and Let God)。

      但最简单的,现在在电视、网路上,有一个色情的东西进来了,我能够“放手让主做”吗?“没关系,不要挣扎,就看嘛”,那我一定是完蛋。我的意思是说,我们能够顺着圣灵,反正我的老我已经死了,你看到自己已经死掉,这样就好了吗?

      这不是倪柝声和盖恩夫人而已,在倪柝声那时代一直到今天都有,不过他们有很大的改变了。在英国有个开西大会,都是全世界最属灵的人,他们所提倡的神学基本上也就是“放手让上帝来做”(Let go and Let God)。

      各位,我不是在讲很深的东西,而是在讲很浅的东西,就在讲看电视、男女在一起等等生活上的事,你要放手,你放手的结果会怎么样?我觉得一定是犯罪;你要顺其自然,各位,顺其自然就一定犯罪。那么,如果要过一个正常的、美好的基督徒生活不是这种的话,那我们要怎么办?

      我看到我们中国,尤其现在新儒家(像王阳明、陆象山)讲的,或孟子讲的,都有一点这种倪柝声的想法,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人的思想是这样。说到要怎么成德时,我很想看看他们的讲法,人是怎么成德的,怎么成为一个很有道德的人。第一个,我的确在新儒家里也没有看到多少这样的榜样,我看到他们一天到晚表达出来的就是自己很有学问,而道德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好。说真的,我在教会里、宣教士身上看到的道德、慈爱、怜悯、体贴、功德,比这些新儒家不知道好多少万倍,我看到伟大的前人,包括殉国(其实不是殉国,是殉朝)的史可法等人,觉得是多么了不起。但我就在想,事实上很多学者也指出来了,史可法在明朝末年,奸臣当道的时候,他怎么没有骂过一句奸臣?他的勇气那时候到哪里去了?他怎么一句话都没有讲?像马世英,他怎么没有责备?然后像孟子、王阳明都是说:“我欲仁斯仁至矣”,我要仁,仁就到了;我要好,我马上就变好了。王阳明讲的也是这样,我觉得他们讲的成德的功夫就是自己的思念要很纯洁就好,那问题是,不纯洁怎么办?

      所以我看这些东西,除了看到倪柝声、王阳明他们讲的好像非常一致以外,没有告诉我们(我这样的人,和我们广大的基督徒)怎么过一个正常基督徒。比如我跟老公吵架,我要怎么不吵架?我小孩不听话,我要怎么跟他相处?我觉得这些事是我们要学会的,世面上这类的书也一大堆,教会开的讲座也很多,但我也没有看到我们有什么改变。我觉得我们有一些更基本、对真理不认识的事情。

      整个的西方和东方在“我们的生活怎么过得更好”上面,我看都不太看重教义、信条或命题这些东西。现在西方神学家喜欢讲的也是故事、戏剧、co drama,我都听不懂那在讲什么;他们不太喜欢讲,我觉得这有问题。他们喜欢讲的戏剧、故事,我们基督徒喜欢讲的灵、生命、生命之道,我都不太懂,而我知道的过程是这样子:大概五、六十年前我看到的书,可以说灵性三部曲。我在教会里听到的就是,灵是好的,不管灵是什么,灵是好的,灵很重要。而坏的是什么?坏的是世界,是肉体。世界和肉体不重要,也不好,最重要的是灵,是属灵。

      这种教导我觉得产生出很多伪善、虚伪,因为第一个,灵,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第二个,肉,很重要,对不对?各位姊妹,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肉体漂亮,说只要灵里美丽就好,我一点都不相信,若有人讲这话,我觉得是说谎的。“不要爱世界”,但我们又非常爱世界,于是后来在西方、东方都有改变了,一直到现在都有改变,可以在校园杂志上看到这种改变:“灵是不好的,尤其灵、魂、体三分,把人说成有灵,那种人是不好的,世界和肉体是好的,我们要尽量的进入这世界,这世界也是上帝造的,是好的”。这是大概过去三、四十年教会里流行的说法。

      现在这一、二十年最新流行的,就变成这两个都不错,灵也是上帝给我们的,肉体也是上帝给我们的,我们只有这个世界,所以我们要好好的环保等等,甚至宇宙光最近就说,“地球不是属我们的,我们是属地球的”。这是世界的讲法,宇宙光林哥居然也跟着讲,我觉得实在是太堕落。世界和地球是属上帝的,不是我们属地球或地球属我们的,一切是属上帝的。现在讲“世界很好,我们要环保”;现在讲“肉体很好”,所以各位,我们每个人都吃健康食品,我猜你们每个人都吃,每天不知道吃多少颗。如果肉体不好,你干什么那么看重?

      然后现在为了让我们良心平安一点,又开始说,“灵修很重要”,其实也不是说“灵修很重要”,我看现在西方、东方都很喜欢讲“灵修学很重要”。那就麻烦了。很多灵修学大师,我想你们都看他们的书,像尤金•彼得森这些。

      而所谓的“灵修学”?我看到的也是跟佛教有点合流,就是说“这世界太不环保、我们太浪费、冷气开太大、每天用的东西太多了”,所以灵修学我看来看去,他们所讲的就是生活要简朴化、生活要简单一点;我听到的就是这些;要像东方一样,少开车、多简朴一点。问题是这些提倡的人,我从来没看到他们自己的生活很简朴,他们说的简朴只是没有那么多钱,如果钱够多,我看大家都喜欢买LV皮包,就是这些东西。抱歉,我这个性听到这些就觉得两个字:虚伪、不诚实。然后基督徒也这样,也不诚实了。

      我的感觉不重要,我只是一个人,常有很多错误,但圣经到底怎么讲的?我们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属灵是什么意思?属肉体是什么意思?世界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我们需要有些基本的重新去思想。我不是说我们过去都错了,但有些实在是有点忽略。我这一堂和下一堂当然都只能非常简单的讲一下。

      人基本的罪―故意不认神

      各位,罪恶的确是件非常严重的事,但罪恶不在乎世界,或说罪恶的根本不是世界,罪恶的根本也不是肉体,罪恶的根本甚至不是欲望。世界、欲望、身体或肉体,这几个字圣经里和合本的翻译或英文的翻译都常常是负面,这我们承认,但你要仔细的看,重点不在这里。世界本身不是罪恶的,不但不是罪恶,世界是上帝造的,怎么会是罪恶?神造的都是很好。肉体、欲望也都是一样,这都是上帝造的,我们存着感恩的心领受,感谢还来不及,你怎么能把它看成罪恶?这些东西不是罪恶的源头,但这些东西常常造成罪恶,那也是真实的。为什么?因为肉体,我们最容易讲到的就是性欲,讲性欲不好听,我们讲食欲好了,这比较干净一点,比较可以讲。

      各位,食欲常常叫我们有罪恶感,对不对?你说:“没有啊?”有的,不是罪恶感,就是悔恨感:“我又吃太多了。”为什么我们会把欲望看成是罪恶的?因为那欲望常常不在我们控制之中,然后我们顺着那欲望(食欲也好,性欲也好,或其他的欲望,像发财的欲望、权力的欲望),常常会产生一些恶果,于是我们就会说这些东西不好。

      尤其在我们华人里面(我觉得这也可能是一种虚伪)认为:万恶淫为首,淫是最坏的,我们会觉得性器官是最不好的东西。但各位,即使你没念过神学,甚至圣经也没念过,只是你是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你应该还是会有一个正确的想法:罪恶不在你的性器官(还是得直接讲),不在那里,你把你的性器官阉掉,你还是罪人。眼目的情欲,罪恶也不在你的眼睛里,你把你的眼睛挖掉,你还是一个罪人,罪恶在你的心灵里,不在你的肉体里,就算我们中国那么多太监,把性器官挖掉的,他们的罪恶少了吗?前阵子不是也有很多聋哑学校的学生诈骗的?他们眼睛看不到,就没有罪恶了吗?我们今天把整个肉体通通阉割掉了,就没有罪恶吗?事实上,你从耶稣责备法利赛人来看,恐怕人的罪恶最多的还不是在肉体方面表现,人的罪恶最多的还是在你的心灵方面的骄傲、自大、虚伪,所以法利赛人受到的责备更多。

      同样,世界是上帝造的,我们必须肯定世界的美好,但这世界既然是离弃了上帝,它所造成的那种文化的力量,也很容易叫人膜拜。跟从时髦不是坏事,刚才说了,我们的老先生、老太太们跟从的时髦大概是慢人家十年、廿年,而年轻人慢人家大概就是十天、廿天,再慢就很生气,不能更慢了。这不一定是坏事,但这些东西(不管是肉体的欲望或这世界的风尚),容易夺去我们对上帝的信靠和喜悦,所以圣经常常警告我们。不是说这些不好,你要有钱很好,圣经里有钱的属灵人多得很;你要有权也很好,圣经里有权的属灵人多得很;你要有学问也很好,圣经里有学问的属灵人也多得很;你甚至要美丽也很好,圣经里美丽的属灵人应该也多得很,起码现在也很多。所以问题不在那些,问题的确我们要说,人整个是堕落的。就姑且用我们中国人喜欢讲的“心”字,耶利米书也是这样翻译:“人心坏到极处”。我们整个人是堕落的,我们需要上帝全盘的拯救。而这整个的堕落,我们又不能提到最重要的一个,任何事都要提到这个,就是上帝。人的罪,最基本不在世界、不在肉体、不在欲望,在人故意不认识神,这是罗马书第1章讲的。

      “故意不认识神”,这是新约、旧约,旧约里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都不断的讲:“我的百姓不认识我”。我们故意拒绝上帝启示出来的伟大、慈爱、怜悯,因此我们在不认识上帝,也拒绝上帝的法则之下,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然后在道德上就种种的罪恶。虽然上帝还用祂一般的恩典来托住、来补救,但长期不认识上帝的个人、国家、民族、教会,我认为不管像中国、印度、或埃及这些古国,如果它没有圣经的救恩临到那里的话,就迟早会有问题。

      这方面我们不去多讲,我们讲我们信了以后,这还是今天要讲的重点。我们信了以后怎么生活。对,是根据圣经。所以这就是有些神学家讲的基督徒的价值观、世界观。这些有时候讲的又太玄、太烦,我也简单讲一点。

      靠律法不能称义

      先讲负面的。基督徒要过一个好的基督徒生活,律法主义是没有用的,甚至有害的。我们中国人(其实是所有人)容易犯这个错。罪就是违背律法,我们要生活规矩一点,就是多多有律法。这各位可以去看罗马书和希伯来书,太多说到律法一无所成。律法是上帝的话,但律法不能成就义。

      我只引加拉太书5:4,“你们这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很重的一句话,你要靠律法来称义的话,你就与基督隔绝了。称义只能凭着信心。律法只会给我们成为律法主义,然后有更重的轭、担子。耶稣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轻省就是叫你信靠祂的。所以走律法主义的路是不行的,而教会里却常常是这样。我听到的道多半都是这些:“你一定要怎样怎样;你一定要读经、祷告、奉献”。我也知道,问题是我做不到怎么办?这我们会讨论,但先赶快把答桉讲出来:我们不能靠律法主义,但不是说没有律法,我们靠的是恩典,你一定要常常的思想到主的恩典、主的慈爱与怜悯。

      也很稀奇,王阳明和倪柝声都举这个例子。王阳明是有学生问他怎么孝顺。我想中国人最讲究孝,但王阳明的学生和他自己应该都知道,孝顺是很大的困难。各位长辈,我不是在骂你,我自己也算是老人家,也六十岁了。人会不讲道理的(包括长辈,可能尤其是长辈),你要孝顺,有时候很难,那怎么办?年轻人养育小辈也很困难,因为小辈也常常不讲道理。我是觉得你把任何一种美德绝对化都不好,不管是孝或忠。

      人要怎么孝顺?如果讲得再实际一点,婆媳之间纠纷,作丈夫的、作儿子的要怎么办?这我们都实际上碰到,但你看我们中国这些大儒讲的东西,就实在看不懂。他说这孝顺,好像意思就是说,顺其本心,自动就能孝顺。圣经好像有这样讲,路德也这样讲。圣经说我们原来是野橄榄,当这野橄榄接到好橄榄上面的话,就可以结出好果子了。路德在“基督徒的自由”里也有讲到,我们原来是荆棘和蒺藜、结不出好果子,也没有好行为,等到我们接到基督之上,就可以结出好果子了。那么好像就是刚才说的用律法不行,因为我们罪恶的本性不是用律法除掉的,我们需要用的就是恩典。

      恩典是什么?就是刚才讲的Let go and Let God,顺其自然,你只要信了耶稣,自动就会变好。倪柝声就讲过类似的,讲孝顺,也不是那么自动,但很神秘。他说:“我们以前不信主的时候讲孝顺,就是一种律法,听到说要孝顺,就孝顺,但这作起来很困难”。他说:“我们信了主以后”,他还不是说信主,是说信主以后,“直到有一天,你被一个东西摸着了,然后很感动,以后就会孝顺”。这话我看了更是百思不解,什么叫摸着了?什么东西来摸我一下?他说这是灵摸到了,摸到我们以后就会很孝顺,就是让上帝来工作。

      各位,对不起,这些东西我都觉得胡说八道。你要怎么孝顺父母?你要怎么跟你的丈夫、妻子、儿女一起生活?不是这些神秘兮兮的东西,也不是什么自动、自然就可以产生。我从来不知道我可以自动的作我肉体不喜欢的事,而我从来知道我要自动的随着我的肉体去作的话,一定在犯罪。

      那我们再说我们怎么成德?基督徒怎么成德和成圣?我再讲一个负面的讲法,这也是倪柝声他们很强调的,就是“看自己如同是死的”。这在罗马书第6章就讲的。

      各位,我不知道你们今天听这个是不是太无聊,但对我来讲,这是生死的事情,因为我希望过一个圣洁的生活,而我看不到,我觉得我自己没有。我看到很多华人教会(包括神学家、老师)的生活,也实在不像盐、不像光。中国的大儒、新儒家,我看他在权力、富贵、女色中间的争执,一点不下于一般凡夫俗子,我甚至很看不起这些法利赛人。

      要解决这问题,有人就说,罗马书第6章告诉我们一个秘诀,倪柝声的“正常基督徒生活”也这样讲,就是我们是死的。罗马书6:3,“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第5节,“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第8节,“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第11节,这恐怕是最重要的,“这样,你们向罪也当看自己是死的”。这是倪柝声“正常基督徒生活”里的名句,你向罪看自己是死的。

      现在有一个漂亮女人在你前面引诱你,你要怎么胜过这引诱?就看自己好像死人一样。一个脱衣舞娘在尸体前面跳得再久,那死人也不会起来犯淫乱的,而你要看自己像死的一样,那就得胜了。

      各位,我觉得这个是胡说八道,我承认一个脱衣舞娘在尸体前面跳脱衣舞,怎么跳,那尸体也不会有反应,但我不是死人,不要说一个脱衣舞娘在我面前跳舞,没有一个脱衣舞娘跳舞,我脑袋里面也可以有一个脱衣舞娘在跳舞的。各位弟兄都知道我在说什么,不要好像漠然,那实在太虚伪。中国话叫“意淫”,我们脑袋里都会想一些很下流的事,不一定是性的事,我们怎么看自己如同已死?

      这段经文我觉得很多神秘主义都把它解错了,就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有些很有名的学者,像冯荫坤先生,他说我们已经是到了不再作恶的国里面,我们已经到了爱子的国度里面。意思就是说,罪已经不能控制我们了。

      圣经这样讲是真的,但我觉得那是凭着信心。因着耶稣基督的拯救,罪已经不能控制我们了,这凭着信心是真的,但当我们活在世界上的时候,那却一点不是真实的。也就是说,我认为那争战还是有的。我们明明已经到了爱子的国度,这是真实的,但看起来很矛盾,其实也不矛盾,就是学者们讲的,我们已经到了爱子的国度,却又还没有(already but not yet);我们已经与主同死了,却又还活着,所以我们就在这种挣扎中间。所谓“看自己如同已死”,就必须是一种立志,靠着上帝的立志。靠着上帝我们立定心志不再犯罪,但这里面的争战非常多,所以12节说,“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这表示罪可以在我们身上作王。我们凭着信心知道我们已经与基督同死,但是我们不是常有信心,肉体的活动是很多的。你看后面他不断的讲,“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谁不知道顺服的困难?这一切的顺服,我们需要靠着恩典。

      始终完全靠恩典

      所以成圣跟称义一样,(我在这一堂要作一个结论),成圣、称义、得荣耀、得胜,基督徒在这世界上生活,一样完全需要靠着主的恩典,不是我们自己单单努力可以的。但是我们要成圣、称义、得荣耀、得胜,甚至第一步要信耶稣,我们仍得要有完全的责任。那挣扎、痛苦、挫折,那求主的赦免、更新,求主的安慰、医治,一直不断需要有。

      罗马书6:22,“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一个从罪里得到释放的,就是罪不再捆绑我们,基督在十字架上基本上已经做成了这件工作。这是一个上帝已经做成的工作,在永恒里做成的工作,但落实在我们现实的生活中,我们还要不断的凭着恩典,立定志向作上帝的奴仆,而且我们随时要反抗罪的想法,随时要学习去顺服上帝,要学习认识上帝的恩典,学习上帝在我们婚姻中、家庭中、个性中,甚至一个人的时候。各位也知道犯罪,常常是一个人的时候在犯,不一定是有漂亮的女人或帅哥引诱你犯罪,也不一定是在什么网咖里面才会犯罪。甚至诗篇上有讲,你在床上躺着的时候要严肃,不要犯罪;你在床上一个人,没有任何人引诱你,你自己脑袋里可以有很多罪恶,那时候都有极大的争战。我们需要求主怜悯,需要看到耶稣为我们死、救我们脱离凶恶和罪恶权势的真实,需要圣灵来帮助我们,让这种爱、这种力量能够使我们得胜。

      而这时候,如果我们真是凭着上帝的恩典的时候,我觉得一些技术上的事情很重要。什么叫技术上的事情?技术上的事情,我看过一个天主教电影,叫黑袍,应该是讲耶稣会在加拿大那边宣教的事情。有一个耶稣会的宣教士,在加拿大荒郊野地,他住在帐棚里。他看到也听到帐棚旁边一对原住民性爱的声音,这时候对他这位修士是很大的引诱。他用的方法就是天主教的方法,在外面雪地里拿鞭子抽打自己。这是天主教一直有的一个方法,包括修士,当欲望很强的时候,就是苦待自己。

      各位,这有没有圣经根据?有。“肉身受过苦的,就与罪断绝了”。当然,这句话的解释不是说我们苦修可以脱离罪恶。各位,苦修永远不能脱离罪恶,在修院里面的罪恶,就像我们中国历史上庙宇里面和尚的罪恶一样,多得不得了,甚至比外面人更多。罪恶不是我们个人苦修可以脱离的,罪恶是上帝的儿子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苦、死亡,才能够得以脱离的。但在领受这样的恩典,而把这样的恩典活出去的时候,我觉得“攻克己身,叫身服我”的功夫还是需要有的。

      这种功夫怎么去作?各种情形下不一样,而且我们有的时候胜,有的时候败,但你认定上帝是很重要的。有些圣徒也是,在受到引诱的时候会想到(事实上连不信主的人也有这些),你一时的堕落会引到万年的火,所以依纳爵的“神操”里面就提醒那些基督徒,要常常去思想地狱的火。就是那地狱的火让我们想到现在不要一下子被罪恶所胜,以后地狱的火更痛苦。这种不一定有用,有时候一样会犯罪,但如果你是坚定的信靠上帝的话,我觉得有一些的对付是需要的。

      我们不要说你听到、看到一些色情的东西,以致于你的肉身受到很大的刺激。各位,尤其年轻弟兄们,不一定是年轻,任何时候都很受影响,有时候真的需要一点强烈的对付。圣经里面也有讲,你去思想这些事情。我们思想曾经犯过罪,然后上帝给我们严厉的管教,包括大卫犯罪以后死了四个儿子,我觉得这四个儿子的死对大卫的提醒是很重的。先一个儿子生下来没有多久死的,另外一个是暗嫩,后来是押沙龙、亚多尼雅。这些对大卫是很大的影响。所以在罪恶的世界里面,神律法的严厉执行,对成圣过程是需要的。包括在教会里,有时候一些惩治是需要的。

      我们现在华人教会跟世界一样,都不大喜欢讲任何的惩治,我认为在认识上帝的恩典和绝对、独一、完全之下,我们需要学习、需要被对付,甚至惩治。

      祷告:

      天父,求主恩待我们,当你的手重重的临到我们身上的时候,愿我们思想到你在十字架上奇妙的救恩,也想到你这手重重在我们身上的时候,对信靠你的人而言,是你的慈爱和怜悯,而不是你的愤怒和处罚,因为在耶稣基督里面,只有你的慈爱和怜悯。但你的慈爱和怜悯对我们这有肉身、仍会偶尔被过犯所胜的人,这是多么好一剂良药,但求主让他是良药,让我们有信心,让我们有指望,彼此的相爱和扶持也常常托住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温州基督教鸟瞰
    温州基督教鸟瞰
    神的三次呼召
    神的三次呼召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恩典视频 | 恩典歌谱 | 恩典论坛 | 恩典书库 | 恩典博客 | 圣经搜索
    Copyright 2008-2008 Ed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恩典在线 2008-2028 浙ICP备05014935号
    本站常用邮箱edzx2003@126.com
    本站中文域名:www.恩典在线.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