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在线首页 | 网站导航 | 加入收藏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 恩典在线福音网站同工
  • 2015年恩典在线影视作
  • 恩典在线2013年代祷事
  • 恩典在线福音单张申请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见证区

    当信靠主的爱

    时间:2016-08-05 08:31:55  来源:《生命季刊》  作者:泥土  浏览:
    T|T

     2622220883053828611.jpg

      1994年农村教会复兴的时候,我在一拖拉机后斗里受了洗,当时12岁。受洗没有任何感觉,黑天半夜跟着大人,大人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得救的日期忘记了,或许孩童很容易接受关于上帝的信息。不像成人那么难,也不需要辩证。是顺理成章的、自然而然的,就像学知识一样。但这些知识或许仅限头脑的认知而已。

      之前接受过进化论,小学自然课老师说人的脊椎是猴子的尾巴进化后的小疙瘩,于是我回家兴奋地说:妈妈,你看我屁股后面的尾巴。但当大人们告诉我老天爷就是上帝,给我讲十条诫命、耶稣生平时,我没有抵挡的意识。孩子就是孩子,大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我认识主的经历很漫长,是在摸索中成长的。其实我不知道什么是得救,第一次参加奋兴会后,我说我得救了。因为大人们都想让你得救。但大人们看到我哭闹、调皮、戏耍,觉得我的行为没有改变,认为没有得救,又把我送去参加奋兴会。

      大人们厌烦孩子哭闹、玩耍、嬉皮、捣鬼、懒惰的本性,总是把孩子送到教会,认为经过上帝的管教,孩子得救了就会变乖,不会给大人制造麻烦。有时会用末日审判、地狱、上帝惩罚来管教孩子,为要让孩子听话。像我这种孩子,在对爱没有认知时,大概只有恐吓可以让我不玩耍、不哭闹、有大人般懂事。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两年后我又参加了一次奋兴会。或许长了两岁,或许是压力,让我觉得我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份信仰,否则我还要再来一次。我不想再来了,因为它幷不轻松也不好玩,要号啕大哭,要流出泪来,要痛彻心扉地认罪,要拼命祷告,要拼命回想自己做的每一点错事,要努力地撕心裂肺。如果不配合就没得救。

      所以大人们问谁得救了,我就赶紧高高地举起手来。第二次参加奋兴会的我,自然成为重点,被第一个叫出去考核。

      考核的内容是祷告耶稣的生平。我在数算耶稣为世人的短短三十几年含辛茹苦中,莫名其妙地泪流满面,觉得心里很哀伤。这种哀伤让我结束祷告后久久没有平息,我心里难受的厉害,像是有东西憋在心里吐不出去一样。很难受,难受的只想哭。人们说我得救了。

      散会后,我在人前开始有意识地收敛自己,心里说,既然得救了,总要有得救的样子。大人们喜欢读经祷告的小孩,喜欢认罪悔改的祷告,我想主耶稣也喜欢。大人们喜欢在属灵上追求的小孩,不爱慕贪恋世界的小孩,不吵不闹的小孩,忍耐等候的小孩,很乖的小孩,安静的小孩,我想这一切主都喜欢。凡是大人们喜欢的,我就将之等同于主所喜欢的。在按照大人期待的样式去做的时候,自己开始像个小大人一样,深沉而安静,表现得越来越属灵。

      我发现只要追求主,就没人有意见。功课不好会挨批,玩耍会遭人厌,但追求主,一心追求主,渴慕主,哪怕其他的事损失了,人们都说是为主摆上了。

      其实这种没有分辨、没有原则、无人敢冒犯的神圣性,是很容易被人利用的。特别在农村封建迷信的背景下,主的形象难免被不知不觉的扭曲。

      耶稣忍辱负重、沉默羔羊的形象被用来克苦己心、逆来顺受;诫命律例的遵守程度成为衡量生命光景的依据。在教会参与圣工服事的热心程度成为衡量灵命的标准;吃喝嫁娶成了贪恋世俗;种地工作也成了世俗,只有站讲台是荣耀的。外在的敬虔成为生活的常态,如禁食、下跪、流泪等等;生命成了像苦行僧一样的修行,像一滩死水一样活在不流动的象牙塔里,到后来只剩下严守律法。滋长了厌世观,什么都是罪;一旦家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都是罪引起的。没有生命的改变,没有喜乐和平安,没有怜悯、体恤、关怀、爱心,只有外在的虔诚和很多空洞属灵的话。

      作为孩子,我深受影响。

      没信主前我心里不正常,那时的我老和自己过不去,恨自己恨得厉害,常想自杀,尝试过几次。得救后虽然没有尝试自杀了,但依旧不像个正常的小孩,常常压抑着自己的言语行为和需要,隔一段时间会在家里哭闹一次。

      正常的小孩天真、活泼、可爱、活蹦乱跳,可我不是,我吃不敢吃,喝不敢喝。也不敢表达自己的需要,一下子安静得似乎对人们争来抢去、推卸责任的世界,和其上的不公都看淡了,觉得没什么稀奇的,人的罪性就是这样,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以前背黑锅又哭又气,但得救后再受欺就没反应了,心里虽很哀伤,但对自己说算了吧。

      这份信仰像一个避风港,哪怕外面风吹浪打,但只要来到他面前任何事都不算什么。

      初中时班里有同学整天欺负我,要么从背后冷不防拉掉我的凳子让我一屁股坐在地上,要么拿我的鞋满教室飞惹全班笑话,要么把我当成他们练武的工具,这里点穴那里一拳。面对同学的戏虐,我像个植物人一样无动于衷,默默承受着,有时打疼了不知不觉眼睛模糊了,流泪哭完就没事了。

      没有害怕同学的意念,也没有记恨的意念,也没有告老师的意念。潜意识里我认为告老师是没用的,欺负人是人的天性。一切都默认了,我觉得世界就是这样子,人就是这样子。好欺负人的人,不会欺负强势和善用权威的人。我学习成绩不好,家庭不好,对权力没有概念,没有保护自己的意识。也不知道什么是保护,自然让一些同学得寸进尺。

      每天下课后同学们到处跑来跑去活动玩耍,我除了上厕所,就回到自己的座位,在那里安静地坐着,孤守着属于自己的一小块地方,要么端详课本上面的图案,要么看着窗外的白杨树绿了黄了落了枯了。偶尔会凑到同学堆里说话,但是觉得很没意思。只有地理课上讲到世界三大宗教时,我兴奋地大叫起来:我就是基督徒!搞得全班同学很有意见地回头看我。

      虽然知道天父是我的爸爸,我有什么可以向主耶稣说,但同学们还是继续欺负我,像上学要做功课一样一如既往每天照常不误,直到初中毕业。

      曾经看电视剧时因情节相仿满心恨意,效法电视上的做法,扯了个小纸人,写了同学的名字,然后撕掉腿。但后来想到这是主不喜悦的,就没有再做了。

      随着进入大学,走出封闭狭小落后的圈子,我开始接触其他的教会和团契。各项事工的拓展和主爱的信息让人耳目一新。人们在主里被爱与接纳,以及自由活泼的生命,这些让我很羡慕。

      但因为我自身存在的问题,在与肢体交往相处中,我依旧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需要,即使有,也需要思来想去好几天,酝酿鼓起很大的勇气,但走到跟前又咽了下去。

      因为彼此文化、地域、家庭背景的差异,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与周围的肢体正常融洽的沟通。看到别人喜乐地接受神所给予的一切,我很困惑为什么我心里这么苦。我几乎不知道如何敞开分享我心里的苦,只知道在众人聚会敬拜时用流泪宣泄心里的难受。

      虽然在校时我拼命做团契的工作,大学毕业工作后参与教会的敬拜服事,但我认为那是因为神看重我才做。我心里一直压抑着,在神面前,除了认罪,整日省察自己,几乎不知道赞美、感恩。

      在忙碌中,我渐渐迷失了,我越来越看重我所做的,失去对神的信靠。我只知道用“拼命做”得神的认可。当我做不到时,我不懂得向主支取力量,也不懂得安息在主里。我只看到自己达不到的地方,心存内疚和不安,祷告无话可说的时候,就说:主啊,求你赦免我的罪。

      当看到大家在一起轻松又愉悦的分享时,这种气氛很吸引人,我总是安静的感受,散了很失落。我觉得没有什么能进入我心里。

      以前觉得旧约似乎比新约更简单易懂更吸引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清清楚楚,故事也很有趣。我畏惧于神的律法和管教,就遵行神的命令。但新约的耶稣却让我无从想象,我感觉不到耶稣的赦免和爱的生命,得不到安息,常常觉得很累,有种透支的感觉,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什么都没了热情。

      但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就觉得自己像是跟不上时代被淘汰了。我的生活单调而乏味,对世间的任何事物都只限于看看而已,没有追求的冲动。当周围的弟兄姊妹神气的光芒四射,当钻戒成为人们的追求和向往时,我奇怪人们怎么会花那么多钱买一小块亮晶晶的小石头呢?

      每当周末过去,教会冷清关门上锁,我似乎成了无家可归的人。

      曾经无论去哪里都尽力工作传福音奉献,而今却因为清贫遭人笑话,因为人们眼里我不是那种没有能力的人,也不是应该一无所有的年龄。我常常因为单纯无知被人稀奇,人们认为我没有经历过人生冷暖艰难诱惑;甚至有些弟兄姊妹看我憨厚老实,认为我缺少被人压榨的体验,想让我变得厉害点。

      其实很多事不是没有感觉,不是在被人算计中自己不知道,只是习惯于不表达。能忍则忍,忍不了就离开躲开。艰难可以让人不离开神。除了用眼泪把心倾泻在神的面前,再没有更好的方式。曾经有过几次实在憋不住了,无人能够承受这份苦水和情绪,感觉除了苦毒就是灰暗。

      在这样的隔阂中,在疲惫中,我越来越渴望有一安歇之处,心里对主耶稣有着从没有过的渴求。我把自己放在福音书中,想象自己是耶稣喜爱的门徒,躺卧在耶稣脚前得安歇,去体会耶稣爱与怜悯的心肠。

      福音是我很早就知道的一个宝贝,只是我以前不知道怎么靠近耶稣脚前。习惯依靠自己,仿佛主耶稣幷不重要。我曾经固执的认为上帝是苛刻无情残忍的,旧约圣洁忌邪的上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能体会到耶和华的轻慢不得,所以不容自己有丝毫怠慢,一直在惶惶恐恐中领受祂的命令,竭力遵行,没有安息。

      耶稣像是一个与我无干的故事,我虽知道祂的珍贵,却体会不到,也不知道如何得到。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放下自己。人们说相信就得到了,可我为什么没得到?我一直所做的,不就是相信祂的表现吗?为什么我没有平安喜乐?为什么我没有安息?为什么我心里这么苦?虽奉献虽摆上却总是无法满足?

      我以为上帝是高高在上的,我要靠自己的拼命努力来取悦祂。所以常常搞得自己神经紧张兮兮,有什么风吹草动,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是不是做的不够好得罪祂了?养成了论断自己又论断别人的习惯。做得好了觉得祂与我同在,很自义;做得不够好觉得祂不满意,很沮丧很灰心。在这样的日子中,越来越不满足、焦虑、害怕,常常觉得祂离我很远,把我丢下一个人去面对。

      直到自己渐渐累了,耗干了,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了,看到自己的软弱有限,发现自己也靠不住了,才没有了自义,放下了骄傲,没有了伪装。开始以一颗如饥似渴的心,重新认识寻求这位主耶稣。

      当一个人走到尽头,就会把眼光放在耶稣那里。以前我看重我所做的,我做不了的;我的得,我的失。但当把眼光放在耶稣身上时,做得了的,做不了的,都不重要了,因为主耶稣根本就没有以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来衡量人是否配得这份救恩这份爱。

      当把眼光放在永生,一切得失都不重要了,世间的一切比不上现在和将来都与主在一起。当把眼光放在永生,就会因着耶稣的救恩充满喜乐平安,知道世间的一切都是暂时的,都会过去的。知道主给我们预备的是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

      当把眼光放在耶稣身上,以一颗饥渴的心靠近主耶稣,自然会得到祂的安息。原来在主里面活着,要比在世上活着容易。原来主的担子真的是轻省的。主并不要人用膨胀的自我来取悦他,也不要人只给祂好的一面,把不好的隐藏起来。祂救我,不是因为我好或不好,而是因为祂爱我。祂根本不看我拥有的,祂渴望我靠近祂,把心打开,让祂居住。祂愿意把祂自己给我充满我,可我以前不知道。

      当生命反转,有了平安喜乐的时候,才知道生命的反转是一瞬间的事情。原来这位主如此愿意体恤人的软弱,背负人的重担,如此愿意与我同在。原来天路上,不是独自一人靠自己,走自己认为的路,而是跟随一位人子,尾随于其后,踏着祂的脚踪,走跟随主的道路。

      当生命反转,改变自然随之而来。生命中一切的为主而摆上的事,都成了享受神同在的美好。无论是吃东西,还是喝水,还是行走,还是阳光雨露,一年四季,都能感受到神创造的奇妙与丰厚的恩典。特别是和家人在一起,觉得爱特别美特别好。彼此珍惜,彼此相爱,彼此陪伴,连每天坐在一起吃粗茶淡饭,都成了最美好最宝贵享受神的时光。

      原来知道不代表相信,相信不代表依靠。

      在跟随主二十年的道路上,我第一次感到豁然开朗,头顶的乌云一下子消散了。以前只是头脑的知道,理智的遵行。但直到自己亲身经历到那份喜乐平安,才知道主是什么。

      若不就近体会主耶稣爱的心肠,仅仅效法主耶稣的行为,遵行律法,必会让心里越来越苦毒,思想越来越灰暗,人越来越苛求,越来越靠自己,无从满足,渐渐枯干,没有喜乐,没有生命自然流露的光彩。

      但若能就近体会主耶稣慈爱怜悯的心肠,就必明白圣经中的律法与恩典都是融会贯通的,不是程式,不是刻板,不是教条,而是实实在在能摸到内心、深入人心,带给人安慰、释放、赦罪、饶恕、安息的,是祝福到永生的。

      只有信靠主慈爱怜悯的心肠,知道主必不嫌弃也不撇下我独自面对,才有力量胜过试探拒绝诱惑,把软弱告诉主,相信一切主都知道,相信主必会供应一切需要。

      因着主不变的爱,才让人对神有更多的信靠。

      原来生命不止于遵行律法,更美于享受主时时刻刻的爱的同在。主爱的心肠带给我们的,不止于今生,更是将来永恒里的福气。

      感谢主,充充满满,滋润万物,养育众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恩典在线--信仰立场
    温州基督教鸟瞰
    温州基督教鸟瞰
    神的三次呼召
    神的三次呼召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恩典视频 | 恩典歌谱 | 恩典论坛 | 恩典书库 | 恩典博客 | 圣经搜索
    Copyright 2008-2008 Ed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恩典在线 2008-2028 浙ICP备05014935号
    本站常用邮箱edzx2003@126.com
    本站中文域名:www.恩典在线.com